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親愛的書友:

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 第三八四章 我就是個顏控26為鳳棲桐所寫,該章節由網友上傳至本站。

5200小說網(www.287438.live)的發展離不開大家的支持!感謝有你!我們永遠無彈窗!

5200文學網 5200wxw.com 您記住了嗎? 我們就是下一個筆趣閣5200頂點小說

第三八四章 我就是個顏控26

    鄭公子喊疼的聲音太大了,終于是把鄭太太也驚動了。

    她帶著一群丫頭婆子趕到鄭公子的院子里,就見鄭公子疼的在地上打滾,他身上的衣服有的地方都已經被蹭破了,臉上,手上還有露出來的皮膚上都是血,看那樣子嚇人的緊。

    鄭太太嚇了一大跳,趕緊罵那些趕過來的丫頭:“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把少爺扶起來。”

    她這么罵著,可她自己卻一步都不敢上前。

    那些丫頭們也都不敢過去。

    鄭太太罵了一會兒,沒有一個人敢上前的,她也沒辦法,只好去讓人叫幾個身強力壯的家丁過來。

    只是,家丁還沒有被叫過來,鄭公子就起身往外跑。

    鄭太太去攔:“我的兒,你這是要干什么?”

    卻被鄭公子推倒在地上。

    鄭公子像是得了失心瘋一樣,一路狂奔出門。

    鄭家的位置還不錯,在縣城比較中心的地方,他家門前就有一條街,街上來來往往的人可不少。

    再過一條路,就是挺繁華的商業街了。

    鄭公子跑出來就跪在街面上喊了起來:“我有罪,我害了人,我有罪,我”

    他一邊喊,一邊狂嗑頭,把額頭都嗑出了血。

    鄭太太叫家丁去攔著他,想把他拉回來,可不知道怎么回事,鄭公子竟是變的力大無比,好幾個家丁都拉不動他,反倒叫他全推開了。

    “我得了花柳病,我得了治不好的臟病,我還拉著房里的丫頭胡搞,害死了好幾條人命。”

    鄭公子大喊大叫著,把什么都說出來了:“我有罪啊,我害了人,我得了這種病還想娶個媳婦,還想禍害人家好人家的姑娘,我罪大惡極,我該天打雷劈,我該死,我該死。”

    他嗑完了頭就開始狂扇自己耳光:“我該死,我該死。”

    這個時間點正是一天里買賣最多的時候,好多人都上街買東西,從鄭家經過的一些路人全都圍了過來,聽到鄭公子這些話,有的人是嚇壞了,有的人開始大罵:“真不是個東西,你們鄭家也不怕斷子絕孫,這也太狠了吧。”

    還有的人嚷著:“報官,一定要報官,丫頭不是人么,也不能這么禍害啊。”

    還有的人說:“誰家肯把姑娘嫁給他啊,這不是把姑娘往火坑里推嗎?”

    更有和鄭家熟悉的道:“也難怪人家吳家和他家和離呢,原來是這么回事,這吳家姑娘倒是個好的,也省的被這種**害。”

    院子里,鄭太太聽到鄭公子的這些話已經癱軟在地上了。

    她知道,她家完了,一切都完了。

    安寧和蕭元也在離鄭家不遠的地方看著這一幕。

    蕭元在安寧耳邊低語:“他這是鬼上身了吧。”

    安寧輕笑:“作了孽怎么能不償還呢,這都是被他害了性命的那些姑娘討還公道呢。”

    “該。”

    蕭元拍了一下手:“天作孽猶可為,自作孽不可活啊。”

    安寧笑了笑,才要和蕭元說什么,就感覺他們身邊不遠處一人全身都是怒火,那怒意太過明顯,也太過強烈,簡直就是要把人燒著了。

    安寧打量那人一眼。

    蕭元問安寧:“怎么了?”

    安寧指了指不遠處的那個中年男人:“那個人滿腔怒意,是不是被鄭公子害死的丫頭的親人啊?”

    蕭元看了幾眼:“應該不是吧。”

    安寧又看了看那個中年男人的眉目,恍然道:“原來是跟鄭公子定了親事的那個姑娘的父親,這也有些不對啊,那個姑娘家不是不重視她么,我聽說那個姑娘幾乎是等于賣給鄭家的啊。”

    安寧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大了幾分。

    那個中年男人離安寧比較近,他清清楚楚的聽到了這句話。

    他幾步過去,對著蕭元抱了抱拳:“在下伍平,剛才聽這位夫人提及在下的女兒是賣給鄭家的,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寧皺眉,拽了拽蕭元的衣袖,蕭元道:“這事清源城里和鄭家相識的人家都知道啊,據說但凡上得了臺面的人家都不愿意把姑娘嫁到鄭家,鄭家沒辦法,就在鄉下找了一個不受家人重視的姑娘,就想著這姑娘哪怕是死了也沒人管的,這才定了親事的,據說鄭家給了那家很多錢,那家也答應不管姑娘嫁到鄭家怎么樣都不會來尋事的。”

    伍平一聽這話氣的臉都變了顏色。

    他本來臉色偏黃,聽了蕭元這話整張臉都變成了紅色:“豈有此理,伍某是嫁女兒,哪里是賣女兒的,伍某一直在外地,前幾日家里人捎信說給我家女方定下親事,伍某緊趕慢趕想回來發嫁我家大姑娘,結果就碰到這事,若不是”

    他朝后看了一眼還在不住的往外倒事情的鄭公子:“若不是正好碰上,伍某都不知道我家大姑娘定了親的人家是這種狗東西。”

    他氣恨交加:“這門親事絕對不成。”

    安寧看看蕭元,就問伍平:“你既然沒在家,那到底是誰給你家姑娘定了親事的?總不可能是你姑娘自己定的吧。”

    伍平皺眉思量片刻:“是了,該死。”

    他又對安寧和蕭元報了報拳:“即如此,伍某得趕緊回家看看,告辭。”

    等著伍平走后,安寧才嘆了一聲:“唉,扶弟魔傷不起啊。”

    “什么意思?”

    蕭元不明白扶弟魔是什么意思。

    安寧看熱鬧也看的差不多了,就拉著蕭元往回走,一邊走一邊道:“扶弟魔呢,就是一心只有娘家兄弟的女人,哪怕是出了嫁,哪怕是有兒有女了,可還是記掛著娘家兄弟,不住的把婆家的東西搬到娘家,就為了扶持她兄弟,給兄弟蓋房娶媳婦養孩子,結果把娘家人養的貪婪之極。”

    蕭元聽的驚奇:“還有這種人?”

    “多著呢。”

    安寧苦笑一聲:“都說娶妻不娶扶弟魔,嫁人不嫁媽寶男,這話可真是對極了。”

    “媽寶男是什么意思?”

    蕭元更加疑惑。

    正好一個五大三粗的女人和安寧擦肩而過,也可巧就聽到了這句話,她停下腳步問安寧:“你剛才說的那句話還挺有意思的,只是不知道媽寶男到底作解?”

    安寧看到這個女子,忍不住笑出聲來。

    可真是巧的很啊,竟然碰到了她。
湖北快3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