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親愛的書友:

掌歡 第298章 撲朔迷離為冬天的柳葉所寫,該章節由網友上傳至本站。

5200小說網(www.287438.live)的發展離不開大家的支持!感謝有你!我們永遠無彈窗!

5200文學網 5200wxw.com 您記住了嗎? 我們就是下一個筆趣閣5200頂點小說

第298章 撲朔迷離

    “表妹在里邊,家里出什么事了啊?”

    駱玥顧不得回盛三郎的話,匆匆跑了進去。

    “三姐——”少女急切的喊聲在大堂中回蕩。

    駱笙聽到喊聲,從后院走進大堂。

    駱玥仿佛見到了救星,直接撲了過去“三姐,家里出大事了!”

    駱笙拍拍駱玥的手,語氣平靜“出再大的事,也慢慢講清楚。”

    駱玥緩了緩神,哽咽著道“突然來了好多官兵把父親帶走了,我看情況不對,就悄悄從后門溜出來找三姐了……”

    那樣的陣仗,她從沒遇到過,更沒想過有朝一日官兵會圍住大都督府。

    到現在,駱玥渾身還在抖,指尖更是冰涼。

    “有沒有說父親被帶走的原因?”駱笙面上依然平靜。

    突然的變故,她心中不是不慌,可已經有比她更慌的人了,就不允許她慌了。

    駱玥胡亂搖頭“不知道,我和大姐她們得到消息趕過去時父親正被帶走,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那父親呢,父親可有說什么?”

    “父親……”駱玥腦海中突然一片空白。

    那情景太過可怕,她一時竟有些想不起來了。

    “不要急,著急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駱玥怔怔望著駱笙。

    對方沉靜的目光讓她那顆快要跳出胸腔的心緩緩落下,仿佛找到了依托。

    “父親就說讓我們不要怕,照顧好自己……”駱玥說著這些,淚珠順著眼角滾落。

    父親不是錦麟衛指揮使嗎,平時都是把別人抓進大牢,今日為何會被官兵帶走?

    駱笙深深擰眉。

    從駱大都督被帶走時說的話中分析不出什么有用訊息。

    “先回府。”她很快下了決心,叮囑盛三郎,“表哥,酒肆這邊你留下照應一下。”

    大都督府真要遭了難,沒必要把盛三郎陷進去。

    盛三郎哪里肯依“我陪表妹一起回去。”

    駱笙壓低聲音道“還要勞煩表哥照顧駱辰。”

    盛三郎遲疑了一下。

    少年的聲音響起“姐姐,我與你一起回府。”

    駱笙皺眉看著走來的少年,自是不愿把他帶進漩渦中。

    駱辰沉著臉道“家里遇到事,豈有姐姐們出頭而我躲起來的道理,難道姐姐想要一個遇事只知道往后躲的弟弟?”

    駱笙咽下拒絕的話,微微點頭“那好,一起回。”

    盛三郎跟著往門口走。

    “表哥,你還是留在酒肆吧。”

    盛三郎抬手拍了拍駱笙的肩,語氣堅定“一起回。表哥難道就不是哥哥嗎?”

    如果不是表哥的身份,他能當上店小二,天天放開肚皮吃?

    總不能有好處時享受了,遇到麻煩了躲一邊去。

    那可不是人干的事。

    聽盛三郎這么說,駱笙只好不再勸。

    “姑娘——”秀月匆匆由后邊走進大堂。

    駱笙平靜道“酒肆照舊開門。”

    秀月用力點了點頭。

    一行人離開酒肆,匆匆趕往大都督府。

    斜對面的茶樓上,衛豐兄妹把這一切盡收眼底,不由對視一眼。

    “看起來是大都督府出了事。”

    “怎么這么說?”

    衛雯淡淡道“剛才跑進有間酒肆的姑娘是大都督府的四姑娘。”

    “是么?”衛豐盯著酒肆的方向,摸著下頦若有所思。

    駱笙趕回去,就見大都督府門前已經圍滿了看熱鬧的人。

    駱玥見到這般情景,很是無措“三姐——”

    “別怕。”駱笙大步往前走去。

    “駱姑娘來了!”看熱鬧的人群里不知誰喊了一聲,立刻分開一條路。

    駱笙目不斜視往內走,對那些議論聲充耳不聞。

    “姑娘回來了!”府中下人見到走進來的駱笙,亦喊了起來。

    這樣喧嘩放在平時定會招到斥責,此刻卻無人顧得上管束。

    一群姨娘捏著哭濕的手絹跑來,圍著駱笙哭泣。

    “嚶嚶嚶,姑娘可算回來了。老爺被抓走了,這可怎么辦呀?”

    “姑娘,咱們會不會都被抓起來砍頭啊?我才從花想容買的好胭脂還沒用完哩……”

    “姑娘——”

    “夠了,你們不要再吵姑娘。”大姨娘沉著臉呵斥嚶嚶哭泣的姨娘們。

    哭聲登時一停,姨娘們含淚望著駱笙。

    駱笙看向大姨娘“大姨娘知不知道父親被帶走的原因?”

    大姨娘搖搖頭,視線投向某處。

    駱笙望過去,便見駱櫻與駱晴站在那里,一個高大身影背對著她,似是在安慰二人。

    那是義兄平栗。

    “三妹回來了。”駱櫻快步往這邊走來。

    駱晴亦提著裙擺跟上。

    平栗轉過身來,視線越過姐妹二人與駱笙遙遙相望。

    駱笙面無表情走過去。

    “三妹——”姐妹二人紅著眼圈喚她。

    駱笙點頭回應,看著平栗喊了一聲“大哥”。

    平栗語氣如往日一般溫和“三姑娘不要怕,我會想辦法救義父的。”

    駱笙下頦微揚,問道“我父親究竟出了什么事?”

    平栗面露難色。

    駱笙轉身便走。

    “三姑娘去哪里?”

    駱笙腳下不停,冷冷道“既然大哥不說,那我出去打聽。”

    這種時候還賣關子,不是蠢便是壞,而眼前這個人十之八九是后者。

    平栗追上去,攔在駱笙面前“三姑娘,你不要沖動,聽我說清楚。”

    “大哥說吧,我在聽。”

    “義父——”平栗神色變換,似乎覺得難以說出口。

    駱笙平靜看著他。

    駱晴忍不住央求“大哥,你就快些告訴我們吧。”

    先前她與大姐便問父親的情況,義兄說不要她們操心這些事,一切交給他解決。

    可是她們怎么能不擔心呢,那是她們的父親啊。

    “南邊有官員告發義父,說當年鎮南王幼子并沒有死,而是被義父放走了……”

    “鎮南王府?”駱櫻等人一臉茫然。

    駱笙一顆心猛地沉了下去,竭力控制著去看駱辰的沖動,問道“告發總要有證據吧?難不成僅憑幾句話就給父親定罪?”

    小七在酒肆,駱辰在身邊,如果真的查到他們頭上,帶走的就不只是駱大都督了。

    平栗苦笑“自然是掌握了確鑿證據。”

    “什么證據?”

    “鎮南王幼子與救走他的護衛已經被抓,押送到京中了。”

    8.。.8.
湖北快3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