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親愛的書友:

掌歡 第297章 風波起為冬天的柳葉所寫,該章節由網友上傳至本站。

5200小說網(www.287438.live)的發展離不開大家的支持!感謝有你!我們永遠無彈窗!

5200文學網 5200wxw.com 您記住了嗎? 我們就是下一個筆趣閣5200頂點小說

第297章 風波起

    兄弟二人是悄悄來接人的,如今人不見了,還鬧出了人命,自然好一番折騰遮掩。

    安國公得到消息氣得打轉,卻不敢鬧出動靜來。

    安國公府還在治喪期間,每日都有親朋登門吊問,白日里孝子賢孫披麻戴孝守在靈前是必須的。

    尤其國公府的姑娘丟了,并不能大張旗鼓,連派出去尋人的仆從都不能太多,這樣一來難免弱了力度。

    一晃幾日過去,始終不見朱含霜的影子。

    安國公心中焦灼,兩鬢悄然染上了白霜。

    京城的熱鬧并沒有隨著安國公夫人的出殯停歇,很快就傳出平南王世子與太仆寺王少卿的孫女定親的消息。

    消息一傳出,震驚了不少人。

    兩家的門第實在差得遠了些,何況定的還是王少卿的小孫女,不是大孫女。

    茶余飯后,難免有不少議論。

    “聽說王少卿的小孫女還沒及笄,沒想到竟然能與平南王世子定親,按說大孫女更合適一些!

    聽了這話的人意味深長道“少卿府的三姑娘是個絕色,大姑娘可比不了!

    閑聊的人相視一笑。

    嘖嘖,平南王府行事真是出人意料,娶世子妃竟然更看重容貌嗎?

    平南王府選世子妃這樣的大事,自然要向永安帝稟報。

    永安帝對此并無意見,心中對平南王府的識趣頗為滿意。

    先前覺得平南王府不知足,如今看他們給兒子選世子妃,倒還有些分寸。

    平南王世子與太仆寺少卿的孫女定親,有人吃驚,有人滿意,有人羨慕,小郡主衛雯卻覺得無法接受,匆匆去了平南王妃那里。

    因為兒子親事落定,平南王妃心中郁郁稍緩,瞧著氣色比以往好了些。

    “雯兒來了!逼侥贤蹂币兄溜L,招手示意衛雯坐在身邊。

    衛雯咬唇問“母妃,您為何給二哥選了那樣出身的世子妃?”

    哪怕是太仆寺卿家的姑娘當平南王府的世子妃都不夠格,何況只是個少卿。

    一個養馬官的下屬家的女孩兒!

    京中那些五花八門的聚會,少卿府的姑娘連與她搭話的資格都無,沒想到突然成了她嫂嫂。

    這叫她如何接受。

    “怎么,你覺得未來的二嫂出身低了?”面對素來懂事的女兒,平南王妃態度十分溫和。

    “難道不是么?母妃,外面很多人都笑咱們王府呢!”

    “笑什么?”

    “就笑這門親事沒選好,還能笑什么!毙l雯不敢把那些太難聽的話說給平南王妃聽,心中越發窩火。

    京城比南邊不講究多了,居然連二哥與王三姑娘有私情的流言都傳出來了。

    這些嚼舌的人一點底線都沒有!

    衛雯心中忿忿,平南王妃卻笑了笑“雯兒,還記得你二哥當眾與太子起了爭執的事嗎?”

    衛雯點頭。

    能不記得么,當時二哥差點把母妃氣出個好歹來。

    平南王妃望著合攏的窗,嘆了口氣“那事傳到你皇伯父耳中,定然對咱們平南王府有微詞。母妃給你二哥選這樣一門親事,也是為他的犯渾彌補一番!

    衛雯怔怔聽著,面色發白。

    平南王妃輕輕撫了撫衛雯面頰“好了,這些事你就不必多想了,以后也少與你二哥爭!

    兄妹鬧得太僵,真正吃虧的還是女兒。

    “我知道了!毙l雯悻悻點頭,低頭替平南王妃輕輕揉捏雙腿。

    平南王妃換了個舒適的姿勢靠著床頭屏風,沒再說話。

    衛雯再抬頭,才發現平南王妃已經睡著了。

    她不由打量著母親,愕然發覺母親一頭青絲間已經多了不少白發,豐腴的雙頰也深深凹陷下去。

    母妃……老了。

    衛雯心情沉重離開了正院,卻不想回房,干脆走出王府漫無目的閑逛。

    這一逛,就不知不覺走到了青杏街上。

    青杏街熱鬧依舊,并沒有因為天氣轉冷而減了人們上街的熱情。

    衛雯駐足遙望,前方青色酒幌迎風招展,吸引著來往之人的目光。

    那是有間酒肆,此時離開門尚早。

    衛雯不由想到那次她與好友朱含霜來有間酒肆吃酒,湊巧遇到了王少卿府上兩位姑娘。

    她們因為去晚了,只好與兩位王姑娘拼桌,好友的嫌棄藏都藏不住。

    這才過去多久,含霜家中就出了大變故,而從沒被她們放在眼里的少卿府王家,竟然要與王府結成姻親。

    衛雯駐足片刻,抬腳去了有間酒肆斜對面的一間茶樓。

    茶樓分上下兩層,衛雯被伙計領著上了二樓,一眼瞧見一間雅室門外立著的小廝是跟在衛豐身邊的。

    小廝看見衛雯也吃了一驚,忙行禮。

    “我二哥在里面?”

    “是!毙P低頭承認。

    衛雯推門而入。

    臨窗而望的衛豐聽到動靜回過頭來,見是衛雯下意識皺眉“怎么,家里又有事?”

    他出來喝個茶,母妃管著就罷了,難不成還要受妹妹管束?

    衛雯聽了這話十分刺耳,一邊往內走一邊道“家里沒事,是我出來閑逛累了上來喝茶,湊巧看到二哥的小廝在這里!

    打量一眼雅室,衛雯不動聲色問道“二哥怎么喜歡來這兒喝茶了?”

    窗外正對著有間酒肆,能看到開始打掃的酒肆伙計。

    衛雯暗暗皺眉。

    二哥莫不是中邪了,有間酒肆不開門,就在斜對面的茶館守著?

    說起來,有間酒肆的飯菜確實好吃。

    衛豐正要隨口編個理由敷衍,眼神突然一亮。

    一只系著蝴蝶結的大白鵝大搖大擺從酒肆走了出來,身后跟著一名追出來的少年。

    “大白,不要在外面逛,會有壞人把你抓走吃肉的!鄙倌旰傲艘痪,牽著白鵝的翅膀回了酒肆。

    衛雯看到了負雪,為少年的美貌驚了一下。

    “二哥!

    衛豐猛地轉頭“怎么?”

    衛雯雖覺衛豐反應有些過激,卻沒細想,淡淡道“等會兒從有間酒肆買些酒菜帶回王府吧!

    “呃!毙l豐敷衍點了點頭,繼續看向窗外。

    二哥到底在看什么?

    衛雯亦往外看去。

    一名少女急匆匆跑向酒肆。

    盛三郎看著跑來的少女,納悶問道“四表妹怎么跑這么急?”

    “我三姐呢?”駱玥氣喘吁吁,跑松了發髻,“家,家里出事了!”

    。
湖北快3走势图带连线